元宵节宜昌望江遐想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愿你清澈明朗,有能力去做想做的事,有心情去爱想爱的人。当你需要的时候,请一定相信,会有人做你的盾,寸步不离。(题记)

1月22日自驾从浙江嘉兴到达湖北宜昌,第二天就听说湖北封省了。心里面顿时震了一下,然后电视里、手机里各种关于疫情的新闻井喷了。

我在北京工作,农牧行业,舞文弄墨,没有什么大成就,总体还算踏实。作为中国最普通的人,春节奔着老人总是一种习惯了。目前祖辈四个仅仅剩下了奶奶,春节的见面可以说是见一次少一次了。祖辈和父辈们跟着党过上了好生活,为了国家核工业远赴罗布泊近至杭州湾,见证了祖国从原子弹、导弹、氢弹、核电站的发展历程。祖辈们在完成各项工程任务后,被党中央安排驻扎在宜昌市夷陵区小溪塔附近,支援地方搞建设,从此核工业某某基地就悄悄在这里存在了。

宜昌,古称“夷陵”,湖北省地级市。位于湖北省西南部是三峡大坝、葛洲坝等国家重要战略设施所在地,被誉为“世界水电之都”。每每到这个城市,我的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浩瀚感,因为当你望着审美而宽阔的江面,心里的造作都会被抚平,它可以气宇轩昂,亦可曼妙迷人,这就是魅力无限的江城。

奶奶家在一栋五十多年楼龄的建筑里,中国最早的现代化民居,格局和现在的房子没有什么不同,最重要的是在那个年代厕所在屋里陶瓷便坑喷洒式淋雨这些都是稀罕物,更珍贵的是这套房子保留了五十年前的样子。

奶奶是一个极其简陋的人,对,简陋,比俭朴都夸张。我们都知道,那个年代的人艰苦朴素是一种习惯,但是奶奶要比这个夸张很多。穿的依然是几十年前的,吃的永远没有肉,家里用的都是听传销报告时发给老年人的破烂货。家里三无产品随处可见,这还不算完,小区里谁家不要的破烂玩意儿,她都捡回来,沙发椅子木板纸盒应有尽有,三间卧室堆得满满的。

奶奶家最让我接受不了的是不能洗澡,我时常在想,爷爷奶奶的退休工资不低,为什么不置办个热水器,记得很早以前小叔买回过太阳能,爸爸买回过洗衣机电冰箱等等电器,后来爷爷走了,奶奶自己生活,难道她一年四季不洗澡。于是每次回基地过年,我都会住在基地边上的酒店。

这次疫情来得凶猛,住了几天酒店居然被要求退房或者隔离。无奈中我搬回奶奶家住,心里一万个不爽。

将就了几天后,眼看春节假期快要枯竭,忽然从中央传来了关于假期复工的管理办法。我所在的单位是绝对相应国家各种号召的,所以关于复工的通知也很快出炉,大意就是突发事件听从最高指示,按照当地具体管理办法适时选择居家办公。

作为八零后,被各种管各种考核搞怕了的一代人,第一次感受到吃了睡窝在家里就是给社会做贡献了?后来窝了几天才觉得,猪也挺不容易的。

元宵节这一天,是我被圈起来满两星期的日子。节不节的我已经没有感觉了,主要是人快被憋疯了。中午自己跟自己生了一顿气,为什么春节要跟着回宜昌;跟父母较了半天劲,为什么不躲过高速口走国道。后来自己也觉得没有什么意义就算了。

想了一下午。看到了一篇医务工作者的日记,看完后我隐约觉得自己的内心舒缓了很多。毕竟单位领导比较通情,毕竟家人都安好,毕竟春暖花开。

是啊。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愿你清澈明朗,有能力去做想做的事,有心情去爱想爱的人。当你需要的时候,请一定相信,会有人做你的盾,寸步不离。

(温馨提示)每一页都值得你点进去、每一个字都需要你读完整。最后一张图是亮点,日记作者生了娃,娃他爸去了一线,感冒了,俩人的对话足以触及到你心的最柔软处。